股票配资开户-揭秘万达“白衣骑士”单伟建:“亚洲小黑石”,任阿里独董,名下公司人均年薪380万
你的位置:股票配资开户 > 在线配资炒股开户 > 揭秘万达“白衣骑士”单伟建:“亚洲小黑石”,任阿里独董,名下公司人均年薪380万
揭秘万达“白衣骑士”单伟建:“亚洲小黑石”,任阿里独董,名下公司人均年薪380万
发布日期:2024-01-08 18:06     点击次数:79

  本文源自:时代周报

  前首富王健林等来“白衣骑士”。

  12月12日,万达官网发布一则要闻称,太盟投资集团与大连万达商管集团共同宣布签署新投资协议。

  太盟投资是万达的老相识。

  2021年,珠海万达商管引入太盟投资、腾讯、郑裕彤家族等22家机构投资者,获得380亿元战投,太盟投资出资180亿元。但数百亿战略投资建立在对赌之上——如果万达商管未能在2023年上市,万达商管有义务回购股份,并按10%-12%的年利率支付利息。

  “亚洲小黑石”

  太盟投资官网显示,公司是一家专注于亚太地区的私市股权类投资公司,业务板块包括信贷及市场业务、不动产业务和私市股权业务。

  其中,信贷及市场业务由太平洋联盟集团发展而来,该集团由Chris Gradel于2002年创立;不动产业务源于1997年由Jon-Paul Toppino创立的Secured Capital Japan;单伟建于2010年创立太盟投资的私市股权业务。

  2010年,Gradel、Toppino、单伟建将各自主导的业务板块集合到太盟品牌旗下,创建太盟投资。截至2022年12月31日,太盟投资为全球近300家机构基金投资者管理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

  太盟投资在亚太地区创造许多成功案例,有“亚洲小黑石”之称。

  2011年,伴随着日本旅游业低迷,大阪环球影城危机缠身。2013年底,太盟投资宣布投资2.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6亿元)支持影城的正常运营,大阪环球影城得以度过危机。

  2013年,太盟投资入股腾讯音乐的前身中国音乐集团(CMC)。作为CMC的最大股东,太盟投资推动CMC与当时中国数字音乐流媒体行业排名第三的腾讯音乐业务合并,包括QQ音乐、Wesing、酷我音乐及酷狗音乐资产,合并形成腾讯音乐娱乐,并于2018年赴美上市。根据太盟投资招股书,其投资CMC的初始成本为1.37亿美元,最终实现26.07亿美元的总退出收益。

  不过,太盟投资也有失手的时候。2017年11月,太盟投资拿下珍爱网的控股权,但珍爱网借壳重组失败,至今仍未上市。

  在推动投资标的上市的同时,太盟投资亦在谋求登陆资本市场。

  2022年3月,太盟投资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高盛、摩根士丹利为联席保荐人。财联社报道称,太盟投资市场估值约200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太盟投资累计投资超过700亿美元。就地域而言,52%投资于大中华区,21%投资于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就业务而言,31%投资于私募债务,36%投资于私市股权,19%投资于不动产,13%投资于流动性策略及公开市场。

图源:太盟投资招股书图源:太盟投资招股书

  2019-2021年,太盟投资分别实现收入4.36亿美元、6.38亿美元、7.37亿美元,实现净利润1.77亿美元、2.62亿美元、3.04亿美元。太盟投资在招股书中表示,自成立以来,其核心策略部门均实现超过20%的总回报率,净回报率(即扣除管理费及基金分派收益的总回报率)持续高于15%,已变现逾400亿美元。

  业绩向好与长期激励不无关系。太盟投资称,激励性报酬将投资团队与基金表现挂钩,从而推动了业务的表现。

  根据招股书,太盟投资在全球设立12个主要办事处,雇佣近600名员工,包括293名投资专业人员、68名投资支持专业人员等。2021年,太盟投资的员工福利及开支约3.59亿美元,人均收入高达59.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0万元。

太盟投资员工福利及开支情况,图源:太盟投资招股书太盟投资员工福利及开支情况,图源:太盟投资招股书

  “中国私募之王”

  执掌太盟投资的单伟建履历丰富。

  根据太盟投资官网信息,单伟建于1979年从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毕业,并于1981年12月获得旧金山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于1984年12月、1987年5月获得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硕士学位与工商管理博士学位。

  因为在投资界战绩彪炳,单伟建在2019年被《财富》杂志称为“中国私募之王”。

  加入太盟投资之前,单伟建曾供职于摩根大通和TPG(前身为新桥投资)。在TPG主导的两宗并购案,让单伟建在业界声名鹊起。

  1998年,单伟建离开摩根大通加盟TPG。彼时恰逢亚洲金融危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韩国经济遭受重创,韩国第一银行亏损高达10亿美元,而价值不足9亿美元,陷入生死存亡的绝境。

  单伟建代表TPG主导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经过15个月的谈判,TPG击败对手汇丰,与韩国政府共同出资约9亿美元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在随后的5年,TPG帮助韩国银行扭亏为盈,最终以33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渣打银行。

  收购深圳发展银行是单伟建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另一笔。

  2004年,TPG以12.35亿元入股深圳发展银行,随后出资9.92亿元参与认股权证行权,以总代价22.27亿元拿下其控制权,是首例也是唯一一例外资收购中国全国性商业银行控制权。

  2010年5月,TPG以所持5.2亿股深圳发展银行股权与中国平安“换股”,转换为市值约164亿元的中国平安H股,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获利6倍。来自中国平安官网的一篇文章显示,当时,深圳发展银行资产规模已是五年前的三倍,不良贷款率从11.4%下降到0.63%,利润增长至超50亿元。这笔交易被认为是TPG最著名的退出交易之一。

  2010年,单伟建离开TPG,加入太盟投资,与另外两位创始人创建太盟投资集团。单伟建将以收购控股权(Buyout)为主的投资策略带到太盟投资,开启信贷及市场、私市股权、不动产三大业务联合发展时代。

  “改善经营而创造价值,才是我们要做的主要工作。”单伟建在接受36氪采访时介绍,太盟投资有两个团队,一个是投资团队,一个是经营团队,负责投后管理。在做投资判断的时候不光是投资团队出意见,经营团队也要参与,做分析、做方案、做计划,如何改造或扩展目标公司的业务。“在私市股权投资领域,创造价值就是要改善公司,改善经营,增加价值。”

  “但凡没有退出的投资,故事就没有完,就胜负未卜。”单伟建在《金钱博弈》一书中写道。现在,太盟投资与万达的故事开启续集,能否走向双赢的Happy Ending,仍是未知数。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相关资讯